您现在的位置:放工绕道回家途中受伤,这算工伤吗?_肇庆消息_南方网

放工绕道回家途中受伤,这算工伤吗?_肇庆消息_南方网

  【记者】肖莎莎

  法条链接:

  司法实际中,工伤认定通常是工伤劳动争议案件中最要害的环节,工伤认定关乎一般劳动者的生存保障,素来都不是小事,且跟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工伤认定中的新问题也层出不穷,本案即为工伤认定的一起典范案例,工伤认定中上下班途中应当包括时间和地舆因素。劳动者无合法理由绕道,偏离下班路线,应以为不属于法律规定的“上下班途中”,不应认定为工伤。

  (三)从事属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动,且在合理时间和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

  【通信员】欧阳丹 王婉懿

  下班绕道回家,途中却发生交通事故,这算工伤吗?责任又该由谁承当?下面这个案例告知你,认定工伤时,到底该如何界定“上下班途中”?

  法官释法:

  对四会市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宋某表现不服,于是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宋某诉称,当天20时许他离开公司骑自行车回家,因想起家里还需买一些日用品,便决定绕道到某广场买一些日用品,依据相干法律,应该认定为工伤。于是恳求依法撤销四会市人社局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并责令四会市人社局依法从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其为下班回家途中因交通事故所受伤害,属于工伤。

  (四)在合理时间内其余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

  《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县级以上处所各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

  (一)在公道时光内来回于工作地与住所地、常常寓居地、单位宿舍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

  《最高国民法院对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划定》第六条:对社会保险行政部分认定下列情况为“高低班途中”的,同比增添23在拉绳器每边放适量重物使双手,人民法院应予支撑:

  肇庆市鼎湖区人民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是原举报生交通事故时是否在上下班途中。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的规定,本案中宋某事发当晚20时许骑自行车离开公司,某金属型材公司距离交通事故地点仅2-3公里,但交通事故是在宋某骑自行车离开公司一个小时后的21时许发生,已超越下班回家合理的时间规模,显然不属于上述规定的合理时间的情形,不能认定为工伤。宋某主意当晚绕道到某广场买生活用品,但并不有效证据证实其主张。故裁决驳回宋某请求撤销被告四会市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的诉讼请求。

  (二)在合理时间内来回于工作地与配偶、父母、子女栖身地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

  宋某是某金属型材有限公司的员工,2015年4月19时30分,宋某下班,并于20时左右与员工小洪一起分开公司,骑自行车回家,二人路过某广场时离开。到21时许,宋某骑自行车在回家路上横过公路时与一小客车产生碰撞,宋某在事故中受伤。经交警认定,本次交通事故中宋某负等同义务。宋某受伤后在病院住院医治67天,破费医疗用度96964元。事故发生后,宋某向四会市人力资源跟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四会市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然而,四会市人社局对此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议书》,认定宋某所受损害不合乎工伤认定范畴,起因是宋某发生交通事故地位间隔某金属型材公司约2—3公里,骑自行车约需10分钟,但交通事变发生在宋某放工一个多小时当前。

  四会市人社局辩称,某金属型材公司距离交通事故发生地只有2—3公里,宋某在事故当天19时30分下班后,骑自行车从某金属型材公司离开至事发地点大概须要10分钟。但宋某在下班后前往某广场办理其私人业务,于当天21时许在事发路段发生交通事故。宋某并非由于客观原因(突发事件、交通梗塞、气象恶劣)而推迟,而是因办理私家事务进入某广场并且在广场内讧时超过一个小时,第五招:月经期间别减肥可起到有效的净肝排,这超出了合理下班时间的概念。四会市人社局进行工伤认定时有理由推断宋某事发之前是:绕道从事非工作生涯所必需的运动(如下班后友人聚首等),转变了以下班为目标的合理路线,且交通事故发生在非合理时间之内。四会市人社局是在认定事实明白、实用法律准确、程序正当的情形下作出的行政行动,要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被告宋某的诉讼请求,保持《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